最近玩了《死亡空间》(Dead Space)這遊戲,
扎扎實實地體會了恐懼與無邊無際的絕望~
就如同這遊戲的宗旨-分屍怪物一樣,
對恐懼也做了極精確的分割。

它知道你在怕什麼,它知道你什麼時候最無防備……

1.  窺視人心縫隙的太空船

很久以前,我在HBO上看了一部電影叫撕裂地平線(Event Horizon)
(那時分級制度不嚴格,九點就上演一刀未剪的血腥版)
這部Paul Anderson「難得」導演出的好片,
讓我當時小小的心靈受到劇烈的衝擊!

這部片跟《死亡空间》的設定有許多相似之處:
它描述太空實驗船「地平線號」,
以曲速引擎扭曲空間穿梭宇宙,卻誤闖了地獄~

撕裂地平線劇照:

《死亡空间》則描述行星裂解船「石村號」,
因為運送Marker,遭到外星生命體大規模襲擊~
同樣的,都有大量的屍體、血漿……但這並不是令人害怕之處。

「地平線號」太空船本身就是「活體」,
會探測人心的弱點,然後去一一殺害船員~
例如:用死去兒子的幻象,來吸引一名女性船員從高處摔成肉泥。

「石村號」受到了Marker和Hive mind的控制,
同樣具有深入人類內心縫隙的能力。
主角Isaac時常看到女友Nicole的幻象,
Daniels也說看到死去的弟弟……

無機的太空船,居然具有深入人心,
把最珍視的、或最不願面對的回憶挖掘出來的能力……
這無疑是這兩部作品中共同的恐懼根源!

行星裂解船「石村號」:

[$HR getPages$]

2. 情人是力量,也是弱點

《死亡空间》的故事從主角Isaac看影像紀錄開始,
他的女朋友Nicole發出求救般的信息……
(這個信息的真相,是我玩這個遊戲最大的驚嚇)

Nicole的影像紀錄:

比起修復石村號,
搜尋Nicole、救出Nicole才是Isaac的最終目的。
也因為這份愛的支撐,讓平凡猥瑣的一名工程師,
變身成終結無數怪物的毀滅戰士~

但也因為他的信念,
Isaac反而被Hive mind利用,變成運送Marker的工具。
事實的真相,往往是越挖掘越令人難以承受……
命運也永遠吝於給人慈悲。

撕裂地平線一片中,
Sam Neill飾演的博士,內心也全被亡妻的回憶所佔據。
在地平線號中,甚至看到割腕自殺的妻子幻影……
最後他甚至相信地平線號就是妻子本身,
要以整艘船當祭品,回到那不可知的地獄。

這跟《死亡空间》,
Nicole一再重複的「Make us whole again~」有異曲同工之妙,
(讓我們再次完整)
跟情人重逢、融合(!?)的願望,
是主角唯一的光芒,也是最後造成滅亡的黑暗之心。

[$HR getPages$]

3.  孤絕奮鬥的身影

《死亡空间》的主角Isaac,是個船艦系統工程師。
在戰鬥方面是外行人(看他肉搏的樣子就知道了)
也因為如此,當他孤身一人遊走在偌大的死船時……
扮演Isaac的我們才份外地感受到真實的恐懼。

更慘的是,Isaac沒有一把像樣的武器,
他是以採礦工具充當武器來戰鬥~

線性切割器(Line  Gun):

這遊戲將「軟弱主角」的這份恐懼要素表現的相當好,
Isaac不是扛著兩把衝鋒槍的英雄,也不是武功蓋世的忍者,
他跟你我一樣,都是會害怕、會受傷、跑幾步路就喘氣的平凡人~
當然最後他還是幹掉了最終BOSS……
但至少遊戲製作的誠意,讓我感受到他的平凡。

外太空,原本就是一個死寂的場域。
太空船,則是死海中的孤島。

孤身一人行走在冰冷、死寂的甬道中,
那份孤絕與疏離感,才是這類外太空驚悚題材的重點。
最大的恐懼,其實不是死,而是孤獨一人活著~
跟未知的生物戰鬥,那都是其次了……

撕裂地平線劇照:

[$HR getPages$]

4.  不能相信的夥伴

這在很多電影中都是老梗了:
最可怕的不是怪物,而是「人性」。

同伴中,總有一兩個是動機不純、心懷鬼胎的……
和這樣的人一起關在外太空的幽閉空間裡,
還真是滿令人發毛的一件事~
當然,這也是絕佳的恐懼要素!

Isaac的同伴,電腦工程師Daniels
我認為是這個遊戲中最出色的角色(絕不是因為她的海咪咪)
冷靜地提出解決方案、一一破解船艦的系統……
甚至連最後被她反將一軍,我都覺得淋漓痛快!
她把利己主義做了最完美的展現,
是個現實中令人痛恨、卻也令人激賞的人。

電腦工程師Daniels:

災難有時會激發人性的光輝,
但大多數時候,都是引出了人性的黑暗面。
比起英勇救人的情節,
我覺得各自掙扎求生的過程反而更真實……
(真的遇到《死亡空间》那種怪物,我可能早就崩潰了)

總之,結合了這麼多恐懼要素……
《死亡空间》真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遊戲啊~

死亡空间 攻略秘籍专区

[$HR getPages$]

BG真人BG真人BG真人娱乐BG真人游戏APPBOB